Ice Cream

凌晨,躺在床上迟迟无法入眠。也许是因为前些日子重温空轨熬了些许夜,此时的我还未充满倦意。但逼迫着我保持清醒的,则是心中难以散去的悲伤与愤怒。20小时前发生在京都动画的事件与各种思绪萦绕在脑海,打消了一切任何试图使自己入睡的理性的尝试。

好吧,我知道熬夜很不好,毕竟我已为熬夜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但这一次,我还是想写点啥,将心中的思绪整理与数字化。

从日常推理开始

曾听过一种说法——没有谋杀案的推理故事很难吸引人。初次接触京都的动画『氷菓』,也是因为对“没有谋杀的推理作品”感到好奇。看完前几集,心中的疑问就已得到了解答。日常推理也可以引人入胜——但剧本与动画设计真心不易。如果说推理线来自原作的精心设计,对人物、场景细腻的刻画则是来自京都动画。一口气补完后,意识到这部作品已是我心中的“神作”,也让我冲动的在破站给这部作品承包了到现在还用不完的大会员。这一刻,我也对这个创作出“京都脸”的公司产生了兴趣。

Bangumi 番组计划上我对的『氷菓』评价与评价日期

后来,刷完了朋友推荐的『らき☆すた』,又去补了十多年前在动漫光盘里看了第一集就没看下去的『涼宮ハルヒ』系列。才理解为什么会有所谓“京蜜”的存在。虽然看不懂穿插在『らき☆すた』中的各种 neta,但这部作品轻松的氛围依然让我在心情不快时多次重温这部作品。也曾一次次琢磨着『涼宮ハルヒの憂鬱』中8集漫无止境的八月,试图去体验十年前连看8集类似剧情的观众们的错愕。

京蜜

作为一个比较关注产品本身的人,一直以来,我很少会去特别喜欢,或是“粉”一个公司。京都动画并不是例外,我确实不是京蜜。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有幸接触过几部京都动画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我对京都动画的了解也仅仅是从过去的这几年里开始的。

当然,我也曾听闻线上线下的朋友对京都动画许多(还在我的“待看”列表中的)作品极高的评价。因此,即便不“粉”这家公司,但来自自身的体验与他人的评价也让这家动画公司占据了我心中的重要地位。毕竟,不是每个公司都会有那么多“京蜜”的。

虚构与现实

作为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一般是可以分清现实世界与虚构故事的。因此,即使『ザンキゼロ』的世界观设定如此震撼,也不会让我无法入眠。但是,20 小时前的事件却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怀疑,这真的是现实吗?

从一开始以为仅仅是简单的失火,到后来伤亡数字不断增加,再到后来逐步公开事件细节,事件的严重程度逐渐揭露在眼前,也越来越让我怀疑这真的是现代社会、发达国家会发生的事情吗?

但事情就是发生了。已经没有人会像刚起火时仅仅是关心原画了。人没了,什么都没了。且生还者中依然有重伤者,而从重伤中恢复则又是另一个不愿意多想的故事。即使现在让自己睡着,醒来后,我也会知道,这依然是现实。当我再一次观看或是重温京阿尼的作品时,动画所带来的喜怒哀乐中,或许永远会不可避免的会多一份哀伤,并非来自虚拟故事,而是源自这个现实世界的哀伤。

引用网友的一句话,这样的悲剧不应该发生在这个世界。尤其是不应该发生在这样一群勤奋努力,给这个世界带来幸福与快乐的人身上。

无助的思考

在各种事故后,我们往往都要思考,如何避免未来的事故。大多数时候,这确实有用。对于未来相同事件不会再发生的确信,总能够抚平一些过去的伤痕。但面对这次事件,再多的思考似乎也只是徒劳。天灾可以避免,但对于人为制造的惨剧,尤其是这样的有计划的谋杀,人们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对于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动画产业,增加几个安保也并非易事。即使未来真的多了安保,大量的资源最后也只是用来对付社会上不知何时会出现、极少数的丧心病狂的人渣。而消防方面,对于人为纵火,似乎也很难有更好的应对方案。在总务省消防厅灾害对策室所发布的信息中也可以看出,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是有合格的消防措施的。

时间线的左端是难以直面的悲剧,右侧又是难以改变的未来。无助的思考只能给原本悲伤的情绪多加一份愤怒。

在过去的20个小时里,这个世界少了一批最优秀的动画从业者。希望逝者安息,希望伤者能早日走出阴霾,也希望京都动画能继续走下去。

Coxxs, 于 2019.7.19 清晨


后记

这几天,一次又一次传出有关多位京都动画导演安危的消息。参与『涼宮ハルヒ』系列、『らき☆すた』、『氷菓』、『小林さんちのメイドラゴン』以及许多知名作品的导演武本康弘却一直没有平安的消息。即使是乐观的想,导演是因为受伤而无法报平安,可其他逝去的每一位创作者也依然是无可替代的。不知何时,我才能够有勇气再一次去观看京都动画的作品,才能像我对待其他游戏及动画作品一样,坚持看完哪怕一次片尾的职员表。

这场悲剧来的太过凄惨。具体地说,这是日本平成时代以来最严重的纵火事件。这几日,与许多关注这次事件的朋友一样,悲痛的情绪一直缭绕心中。旁观者已如此,更不敢去想当事人要承受多大的痛苦。看着网友铺天盖地的祝福捐款,以及京都动画的八田英明社长对于国内外祝福的回应「这是心灵的支柱」,心中才有了些许安慰。

面对无法量化与弥补的巨大损失,杯水车薪的捐款或许比几句祝福都来得更无力。我对聊天的朋友说,捐款只是因为心痛。
京阿尼,我相信你会回来。Pixiv (Author: 雅己)

Coxxs, 于 2019.7.21 凌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